張老師的話

 

  我是一位幼兒教育的從事者,有二十多年的實務教學經驗,接觸特殊教育幼兒實乃源發於自己婚姻生活中,第一個來報到的孩子是被界定為ADHD的孩子,在二十多年前早期療育的缺乏,我和孩子吃足了苦頭,孩子從小就動個不停,常被長輩認為是我們管教不嚴,以致於孩子才會在日常生活行為的表現上顯得與人格格不入,且不守規範。

  當時我試著從教育的方法來管教孩子期待他能有一點改善,直到有一次我因為他不能依大人的期待好好安靜坐好,而對他大吼大叫,氣急敗壞的把他抓起來,狠狠地打了他三下屁股。孩子痛得哇哇大叫,一邊摸著屁股雙腳不停的上下跳動,

  嘴裡還不斷的重複說,「我想要坐好,可是我坐不好」,頓時我眼淚就掉下來,不是孩子不願意坐好,不願意聽話,是他無法坐好,因為他無法控制他自己,我才恍然大悟的開始遍尋名醫,期待在醫學上能解開孩子不能控制自我行為的原因,曾經一度被誤判為感覺統合失調,直至自己在醫學期刊上看過一篇有關注意力缺損過動症的發表,我仔細的一一核對其中所描述的行為表現特徵,咦!這不就是我孩子的生活寫照嗎?此時他已經將要經歷學齡教育的生涯,是否為時已晚了,憑著當媽媽無悔的心,不相信孩子終其一生都會如此,所以我亦然決然的投入服務特殊孩子的志工行列,積極的參予各項特殊教育的研習,只要是對孩子有幫助的,不管是研習會、成長團體、親子互動課程,我都會在那場合出現,如此從幫助自己的孩子開始。

  爾後,當我在幼教職場上看到和自己孩子同樣情形的孩子,我更有感覺,感同身受和我一樣同病相憐的母親,於是我分享著當特殊孩子媽媽的經驗,也傾聽他們與孩子生活奮戰的點滴,我們彼此相陪走過一段與特殊孩子的奮鬥歷程。今天我的孩子二十歲了,在他進入台灣體育大學就讀之前,我幾乎是孩子每一階段學校中的常客,孩子除了現行課業的問題之外,最為困擾的就是人際的互動,他一直趕不上同儕之間的互動模式,對於在學校中的人際互動關係一直處於弱勢,這讓我陷入一段為時不短的低潮之期,本能的媽媽使命感,因為我期待幫助我的孩子,所以我進入孩子就讀每一階段的學校當生命教育志工,在過程中觀察孩子在同儕互動中的關係,再藉由問券、和同學的訪談、和班級老師的晤談,漸漸整理出可幫助孩子在學校同儕互動的技巧。進而衍生出自己喜歡研究的興趣,因為當我有問題無法解決之時,我就會安靜下來,透過省思、紀錄、觀察、晤談..等技巧,再經由資料編碼比對、分析、整理,企圖從中找出真理,幫助自己也進而能幫助別人。在蒙特梭利混齡教學的融合教育環境中,自己一邊學習如何將特殊幼兒與一般幼兒放在一起學習,也一邊摸索如何幫助特殊幼兒融入一般幼兒的生活互動中,在這一段期間,我的園所收托了各種不同障礙類別並不同程度的孩子,我遵守特殊教育法的規定在每一學期為每一位特殊孩子量身打造專屬於他們的IEP計畫,並在計畫的執行過程中做記錄,詳實的將每一位孩子的發展情形回饋給家長,建立良好的親師互動關係。 

 

 
關閉背景音樂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114巷6號 電話:02-25047216
北市幼兒園證字第568號
訪客人數:47380
建議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9.0 以上、以最佳螢幕解析度1024*768以上觀看
Zyo Computer Technology Corp.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